Placeholder Image

Subtitles section Play video

  •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

  • 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。

  • 当初,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,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,

  • 从这里你能看见

  • 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,

  • 而且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。

  • 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,

  • 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,

  • 不管性别是男是女,

  • 都可以代表神,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。

  • 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,

  • [倒装]就是说,当时圣灵感孕

  • [倒装]说是个女婴,不是个男婴,

  • 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。

  • 若是那样,

  • 现在这步工作就得换一个男性来作了,

  • 也同样完成工作,

  • 哪步作的都有意义,

  • 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。

  • 当时耶稣作工称为独生子,

  • 一说“子”就是个男性,

  • 这步为什么不说独生子?

  • 因为按着工作的需要

  • 变换了不同于耶稣的性别。

  • 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,

  • 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,

  • 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辖制,

  • 特别自由,

  • 但哪一步都有实际意义。

  • 神道成肉身两次,

  • 不用说,末世是最后一次,

  • 他是来显明他的所有作为的。

  • 假如这步不道成肉身

  • 亲自作工让人目睹,

  • 那在人观念里人永远认为神只是男性、不是女性。

  • 在这以前人就都认为神只能是男性,

  • 女性不能称为神,

  • 因为人都把男人作为女人的权柄,

  • 认为女人不可担当权柄,只有男人才可担当,

  • 而且还说男人是女人的头,

  • 女人得顺服男人,不可超过男人。

  • 以往说的男人是女人的头

  • 是针对经蛇引诱的亚当、夏娃说的,

  • 并不是针对耶和华起初造的男人、女人说的。

  • 当然,作为女人的务必得顺服自己的丈夫,得爱恋自己的丈夫,

  • 作为丈夫的务必得学会养家糊口,

  • [倒装]这是人类在地上生活时所必须遵守的

  • [倒装]耶和华定的律例、典章。

  • 耶和华对女人说:

  • “你必恋慕你的丈夫,你的丈夫必辖管你”。

  • 说这话只是为了人类(就是男人、女人)

  • 能在耶和华的权下正常地生活,

  • 只是为了让人类能生活得有层有次,

  • 不失去常规。

  • [倒装]所以,对男人、对女人究竟如何做,

  • [倒装]耶和华都作了合适的规定,

  • 这只是对所有的在地上生活的受造之物说的,

  • 与神所道成的肉身并无关系。

  • 神怎能与受造之物相同呢?

  • 他说话仅是对着受造的人类说的,

  • 是为了受造的人类的正常生活

  • 而对男人、对女人都有了定规。

  • 耶和华起初造人类

  • 是造了男性、女性两类人,

  • 所以,他道成的肉身也就按着男性、女性来划分了,

  • [倒装]他并不是根据他对亚当、夏娃所说的话

  • [倒装]来定规自己的工作。

  • 他道成肉身两次完全是

  • 根据起初他造人类的意念而定规的,

  • [倒装]就是根据未经败坏的男性、女性

  • [倒装]来完成他的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。

  • 若人按着耶和华当初

  • 对“经过了蛇引诱的夏娃与亚当”说的话

  • 来套神道成肉身的工作,

  • 那耶稣不也得“恋慕他该恋慕的妻子”吗?

  • 这样,神还是神吗?

  • 如此这样,他还能完成他的工作吗?

  • 若神道成的肉身是女性是错误的,

  • [倒装]那神造了女人

  • [倒装]不也是个极大的错误吗?

  • 若人还认为神道成肉身是女性是错误的,

  • 那样耶稣也不娶妻,

  • 也没作到恋慕自己的妻子,

  • 这样,耶稣与今天的道成肉身不是按人说的一样错误吗?

  • 你既用耶和华对夏娃说的话

  • 来衡量今天神的道成肉身这一事实,

  • 那你就得用耶和华对亚当说的话

  • 来衡量恩典时代道成肉身的主耶稣,

  • 这不都是一样的吗?

  • [倒装]你既用未经蛇引诱的男性

  • [倒装]来衡量主耶稣,

  • [倒装]那你就不能用经过蛇引诱的女性

  • [倒装]来衡量今天道成肉身这一事实,

  • 这是不公平的!

  • 你若这样衡量,

  • 证明你没理智。

  • 耶和华所道成的两次肉身的性别

  • 是与未经蛇引诱的男性、女性相联,

  • 是按着

  • 未经蛇引诱的男性、女性

  • 而两次道成肉身。

  • 你别以为耶稣的男性

  • 是经蛇引诱以后的亚当的男性,

  • “他”与“他”毫无关联,

  • 是两个不同性质的男性,

  • 难道耶稣是男性就能证明

  • 他是所有女人的头而并不是所有男人的头吗?

  • 他不是所有犹太之人(包括男人、女人)的王吗?

  • 他是神的自己,不仅是女人的头,也是男人的头,

  • 他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,也是所有受造之物的头,

  • 你怎么就把耶稣的男性定为

  • 是女人的头的象征呢?

  • 这不是亵渎吗?

  • 耶稣是未经败坏的男性,

  • 他是神、是基督、是主,

  • 他怎么能是败坏之后的亚当的男性呢?

  • 耶稣是最圣洁的神的灵所穿戴的肉身,

  • 你怎么能说他是具有亚当的男性的神呢?

  • 这样,神的工作不就都错了吗?

  • 耶和华还能

  • 把经过引诱的亚当的男性加在耶稣的里面吗?

  • 如今的道成肉身

  • [倒装]不就是与耶稣不同性别而是性质相同的

  • [倒装]道成肉身的另一次作工吗?

  • 你还敢说神道成肉身不能是女性,

  • 因为女人先经蛇引诱吗?

  • 你还敢说

  • 女人是最污秽的,是人类败坏的起源,

  • 神不可能道成肉身为女性吗?

  • 你还敢说“女人永远是顺服男人的,

  • 女人永远不可作神的彰显,不可直接代表神”这话吗?

  • 以往你不明白,

  • 现在你还能亵渎神的工作

  • 尤其是神道成的肉身吗?

  • 你若看不透,

  • 最好别乱说,

  • 免得显出你的愚昧无知,暴露出你那丑相。

  • 你别以为你什么都懂,

  • 我告诉你,就现在你看见的、你经历的

  • 还没达到能明白

  • 我经营计划的千分之一,

  • 你还狂傲什么?

  • 你仅有的一点才华、仅有的一点点认识

  • 还不够耶稣一秒钟的作工来利用呢!

  • 你的经历才有多少?

  • 你所看见的加上你毕生所听说的、

  • 你个人所想象的还没有我一时作的工作多呢!

  • 你最好别挑毛拣刺,

  • 你再狂也不过是一个蚂蚁不如的受造之物!

  • 你肚子里所有的东西还不如蚂蚁肚里装的东西多呢!

  • 你别以为自己经历多了、自己资格老了

  • 就可以挥手扬言了,

  • 你的经历多了、资格老了不就是因为我说的话吗?

  • 你还以为是你自己辛勤劳动换来的吗?

  • 今天我道成肉身让你看见了,

  • 你才有了这么多丰富的构思,

  • 从而观念累累,

  • 若不是我道成肉身,

  • 你的才华即使出众,

  • 也不会有这么多构思的,

  • 你的观念不就是从此来的吗?

  • 若不是耶稣第一次道成肉身,

  • 你还懂什么道成肉身这事!

  • 不就是因着第一次道成肉身让你知道了,

  • 你才敢放肆来衡量这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吗?

  • 你不做一个顺服跟随的人,还研究什么?

  • 你进入这道流,来到了道成肉身的神面前,

  • 他还能叫你研究吗?

  • 你研究你的家史可以,

  • 你研究神的“家史”,

  • 今天的神还能让你这样研究吗?

  • 你不是瞎眼吗?

  • 你不是自找没趣吗?

  • 如果就作耶稣那一步工作,

  • 末世不补足这一步,

  • 那在人的观念中会永远认为

  • 只有耶稣是神的独生子,

  • 也就是神只有一个儿子,

  • 以后再来一个名

  • 就不是神的独生子,更不是神自己。

  • 人的观念中认为,

  • 凡是作赎罪祭的,就是神的独生子,

  • 凡是为神担当政权的、救赎整个人类的

  • 就是神的独生子,

  • 还有人认为凡来是男性的

  • 就可称为神的独生子,也就是代表神,

  • 甚至还有的人说,耶稣是耶和华的儿子,是他的独生子,

  • 这不是人的太大的观念吗?

  • 若在末了的时代不来作这步工作,

  • 整个人类

  • 对神就笼上了一层阴影,

  • 这样,男人就自认为比女人高,

  • 而女人就永远也抬不起头,

  • 那时,凡是女性将没有一个得救的。

  • 人总认为神是男的,

  • 而且认为神总是厌憎女人,

  • 神也不会叫女人得救的,

  • 这样,

  • 所有的耶和华所造又同样经败坏的女人

  • 不就永远没有被拯救的机会了吗?

  • [倒装]那耶和华造女人就是造夏娃

  • [倒装]不也成了没有意义的事了吗?

  • 女人不也就永远灭亡了吗?

  • 所以,末世这步工作

  • 是为了拯救全人类的,

  • 不是只为了拯救女人,而是为了拯救全人类,

  • 为了全人类的工作并不是单为了女人,

  • 若人这样认为,那人就更蠢了!

  • 现在作的工作是将恩典时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,

  • 也是整个六千年经营计划中的工作

  • 向前发展了,

  • 恩典时代虽结束了,但神的工作更向前进深了。

  • 为什么一再说

  • 这步工作是在恩典时代、律法时代的基础上作的?

  • 就是说,

  • 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时代工作的继续,

  • 也是律法时代工作的拔高,

  • 三步工作都紧紧相联,

  • 一环紧扣一环。

  • 为什么还说这步工作是在耶稣那步工作的基础上作的?

  • 若不在耶稣那步作工的基础上,

  • 这步还得钉十字架,

  • 还作上步的救赎的工作,

  • 这就没有意义了。

  • 所以,不是工作彻底结束了,

  • 乃是时代向前推移了,

  • 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。

  • 可以说,

  • 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时代的基础上的,

  • 也是建立在耶稣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,

  • 是一步一步建造起来的,并不是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头了,

  • 三步工作的综合

  • 才可称为六千年的经营计划。

  • 这步工作是在恩典时代工作的基础上作的,

  • 如果这两步工作没关系,

  • 那这步为什么不重新钉十字架?

  • 为什么不担当人的罪?

  • 也不是圣灵感孕,

  • 也不钉十字架担当人的罪,

  • 而是直接来刑罚人,

  • [倒装]若不在钉十字架之后

  • [倒装]作刑罚人的工作,

  • [倒装]而且现在来了还不是圣灵感孕,

  • 那就没资格来刑罚人,

  • 正因为与耶稣是一,

  • 才直接来刑罚、审判人的。

  • 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础上作的,

  • 所以说这样的工作才能将人一步一步拯救出来。

  • 耶稣与我是从一位灵来的。

  • 虽然肉身没关系,但灵是一位;

  • 作工的内容虽不一样,

  • 担当的工作也不一样,

  • 但实质是一样的;

  • 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样,

  • 那是因着时代不同,因着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;

  • 职分不同,

  • 带来的工作也就不一样,

  • 向人显明的性情也不一样。

  • 所以人今天所看见的、所领受到的与以往都不一样,

  • 这都是因着时代的不同而有的。

  • 尽管他们的肉身的性别并不相同,形像也不相同,

  • 也不是生在一个家族中,

  • 更不是生在同一个时期,

  • 但他们的灵是一位。

  • 尽管他们的肉身没有任何血统关系,也没有任何肉体关系,

  • 但这些并不能否认

  • 他们是神在两个不同时期所道成的肉身。

  • 是神道成的肉身,这个是不可推委的事实,

  • 但他们并不是相同的血缘,

  • 他们也没有共同的人类语言

  • (一个是会说犹太语的男性,

  • 一个是专说中国汉语的女性),

  • 就因着这些,他们便分布在不同的国家中

  • 来作各自该作的工作,

  • 而且是在不同的时期。

  • 尽管他们是一位灵,

  • 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实质,

  • 但他们的肉身的外壳根本没有完全相仿的地方,

  • 只不过有相同的人性,

  • 但就肉身的长相、

  • 出生

  • 并不相同。

  • 就这些并不影响各自的作工,

  • 也并不影响人对他们的认识,

  • 因为他们总归还是一位灵,谁也不能把他们拆开,

  • 尽管他们没有血缘关系,

  • 但就他们的灵支配了他们的全人,

  • 使他们在不同时期担当了不同的工作,

  • 而且他们的肉身并不是一个血统。

  • 就如耶和华的灵并不是耶稣的灵的父一样,